萊默里亞大陸:太平洋的亞特蘭提斯2

(這是一篇通過翻譯一本名爲《神秘之地》的書來練習中文寫作的文章,重點在於語法是否正確,而不在於翻譯是否精確)

萊默里亞是這片大陸的最常用的名字。奇怪的是,這個名字是在達爾文發表進化論之後所討論出來的結果。反對達爾文的人以爲地球上的生物都是分開而創設的、永遠不改變的。因爲他們認爲地球是上帝創造的,所以很容易回答這個問題:爲什麼有離彼此很遠的地方,但卻還是擁有同一種生物?一開始,達爾文與其他科學家較難解釋這種事實。如果這些居住不同大陸的生物是有共同祖先的,那麼牠們之前必須有跨越海洋的方法,要不然無法分散。狐猴分散的問題最難解決,因爲在馬達加斯加、非洲、印度、印尼羣島都有這種動物。有些生物學家推測這些地方在很久以前是連在一起的,哺乳動物演化時期中在印度洋中有一片後來消亡的大陸。一位名爲 Philip L. Schlater 的英國動物學家將這片大陸命名爲「萊默里亞」(譯註:英文的「狐猴」的發音跟「萊默里亞」相比很接近:lemur -> lemuria)。

萊默里亞之所以變成有名的消亡大陸,是因爲德國自然科學家 Ernst Heinrich Haeckel 狂熱地支持達爾文的理論。達爾文本人是個溫柔、從容的人,儘量地想避免提出很複雜的推測,也不願意參加激烈的辯論。但演化理論的支持者則不然,他們比較好鬥,狂熱地支持達爾文的理論。這些人通常利用欺詐的手段來推廣演化的優點。雖然他們的方法時常是這麼不誠實的,但他們還是成功地將它推廣。達爾文在各個國家都有支持者。在英國有 Thomas Henry Huxley, 「達爾文的牛頭犬」,在美國有 Othniel Charles Marsh,在德國有 Ernst Heinrich Haeckel。

Haeckel 不只是用萊默里亞大陸來解釋狐猴的分散,而且也用它來解決支持演化科學家的另外的,更難解決的問題。那就是,人們最激烈地論辯演化理論的時候,考古學家們找到過許多動物與植物的化石,但到那時候爲止,仍然沒有找到人類的化石。(事實上並不如此,尼安德特人的骷髏已經被發現,但那時候被收藏在德國的某一個博物館裏,仍然還沒有人辨認出它底是什麼東西,不過後來有幾個類似的特人的化石出現。)

Haeckel 寫:「如今存在的五大陸其,澳洲、美洲和歐洲都不可能是人類的發祥地。除了南亞之外,唯一的可能就是非洲,但有許多事實(尤其是關於時間秩序有關的事實)令我認爲人類的發祥地其實在一片已經被印度洋吞噬的大陸。此片大陸從今天亞洲南濱起,往東邊到印尼羣島,往西邊連綿到馬達加斯加以及亞洲的東南濱。我已經解釋過有許多關於動物及植物的事實令我覺得這種印度南邊的大陸,之前有存在過的可能性相當高。Schlater 以居住在那裏的狐猴將這片大陸命名為「萊默里亞」。假設這個「萊默里亞」是人類的發祥地,那這種想法就能夠更容易地解釋世界動物與植物分散的問題。

與達爾文同時(但分開的)發展演化理論的 Alfred Russel Wallace 也認爲萊默里亞的存在是個「合理、可能性很高」的概念,但後來他收回了這種看法。1880年,Thomas Henry Huxley,歷史上最具懷疑心的人之一,寫:「據我所知,目前沒有生物的證明能夠駁斥在大西洋或者太平洋的水底有個跟歐洲一樣大的,在古生代時跟歐洲山巒的海拔一樣高的大陸,並且有許多原因使我認爲這種大陸的存在是件很有可能的事情。」此引述的確是很審慎的,特別有意思因爲 Huxley 通常會很狂熱地駁斥他所認爲不合理的理論與假設。其實,1880年,亞特蘭提斯與萊默里亞的存在並沒有被認爲是不合理的。

需要強調的是,最熱烈地支持這種沈沒大陸概念的是生物學家。想要瞭解世界上的動物如何能夠分散到不同大陸的話,那麼聲稱萊默里亞這種大陸之前存在過很有道理。那時候的地質學家較為沉默,因爲他們難以想像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有什麼力量能夠將這片大陸沉沒在海面下。不過,還是有一些地質學家指出在印度的「Gondwana」與南非,許多同一個年代的化石很相似。後來,從這個名字而來的「Gondwanaland」是形容之前假設的大陸。此片大陸將現存的幾片大陸連接在一起。因爲「Gondwanaland」的理論是第十九世紀發表的,所以現代的地質學家很少支持這個理論。其實,前幾年來的地質學研究結果指出南非與印度曾經也許是連在一起的,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是人類出現的很久之前,因此跟萊默里亞大陸沒有任何關係。

待續…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