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生角度對比漢語拼音與注音符號

乍看之下,漢語拼音與注音符號兩種記錄漢字讀音的標注系統具有明顯的差異。前者用拉丁字母標注讀音,後者則用特定的符號標注漢字的發音。除此之外,漢語拼音通常出現在漢字上面或下面,注音符號反而一定出現在漢字右側。這些都是表面上的區別,但在較仔細的分析之下,這兩個系統對學生有什麼不同呢?

學生會立刻發現漢語拼音比註音符號容易學得。教學生如何使用漢語拼音時,教師只須要將讀音與羅馬字母連在一起,但如果教學生注音符號,教師則也須要教符號的形式。同理,學生認出漢語拼音的速度比認出注音符號的速度更加迅速。另外,買到使用漢語拼音的教材相當容易,反觀,買到使用注音符號的講義則較難,幾乎只是在臺灣才買得到。同樣地,假使學生想問母語者發音的問題,以中文為母語的人絕大部分都使用漢語拼音,不知如何用注音符號標注讀音。雖然後面關於教材及母語者兩點因地而異,基於這些理由,仍然可見在學得方面上,漢語拼音比注音符號更加方便。

不過這種分析過於簡單,學生一開始會認為與漢語拼音相比,注音符號更複雜是理所當然的,我們必須繼續進一步的對比。至於上述提到的漢語拼音的兩個優點,從長期角度來看,也許會變成缺點。漢語拼音之所以較易學得及認出是因為使用學生熟悉已久的拉丁字母,但漢語拼音的缺點恰好也在於此點。如果學生依靠自己的母語念出華語的聲母、韻母,一味會造成負遷移的問題,阻礙學生學到標準發音。同樣地,學生易於認出羅馬字母也許會讓他們因過於重視字母而忽略漢字。換句話說,習慣看字母的學生遇到兼具漢語拼音與漢字的教材,難以避免直接看字母,不看漢字。

總而言之,這兩種記錄漢字讀音的標注系統各有千秋,適合學習以及使用於華語教學的不同領域。倘若目標為標準的發音,那麼在我看來,注音符號比漢語拼音略勝一籌。反之,假若重點在於使用方便,那漢語拼音則各有卓有成效。幸虧這兩個系統不是互相排斥的,學生學漢語拼音之後想要更深地理解華語發音,他也可以學注音符號。相反地,假如學生先學注音符號,然後認為不方便,他也可以使用漢語拼音。教師應當使用哪一個系統取決於學習環境以及學生的要求。

Tags: , , ,

  1. nanpyn’s avatar

    1. 「買到使用注音符號的講義則較難」是從全世界來看,但如果在臺灣學習,兒童與青少年等簡單的讀物大多有注音版,還有標示注音的國語日報,到處都是資源。而且寫注音符號可以當面向臺灣母語者發問,每個當地人都是活辭典。

    2. 注音符號是漢字本位的符號,具有筆畫和部件結構的概念,能協助後續認字。無論漢字是直書或橫書,安裝字型後,排版都可與漢字對齊,因此閱讀時能同時看漢字,直接認讀。但漢語拼音是詞本位的譯音系統,成句後,或長或短,很難對齊,學生必須分開看、一直轉換。

    3. 漢語拼語的符號是 Roman-Latin alphabet ,我認為應該要用 phonics 的方式教以建立新的念法擺脫母語負遷移。聲母、介音、韻母的設計則最適合注音符號,但目前教學中西合璧,仍用聲介韻來教漢語拼音,較不容易讓學生建立新的轉換機制。

    這是我日後想試試看的:用 phonics 的概念教 Hanyu Pinyin 。

    4. 要兼收兩者的優點,應該先學注音符號(對於發音和漢字都有幫助),穩定後再學漢語拼音(國際化)。然而,國內課程安排無法如此,往往同時學習,導致學習者無法獲得最佳效益。另外,大陸學童因為是先學漢語拼音,把漢語拼音當中文的符號來學,所以偏誤是出現在學習外語初期。這跟外國人學習中文的狀況恰巧相反,外國學生的母語或常用外語若也是 Roman-Latin alphabet ,無可避免會受到自己已經學過的語言影響。

      漢語拼音看似起頭快,但初期要達到最佳效益,需有足夠的學習時數與練習時數,才夠穩定。然而課程設計不見得能夠如此;再者,漢語拼音跟漢字是分開的系統,於是學習漢字需另外花時間。加加減減,不見得比學習注音符號快多少。

      注音符號看似起頭慢,但能建立新的發音記憶,又能當漢字的先備系統,能節省後續學習漢字精力與時間。(寫糸的偏旁時,教師只要說ㄠ的下面加三點。寫充時,教師只要說ㄊ下面一個ㄦ。)中文的同音字太多的特性若全用 Roman-Latin alphabet 可能導致閱讀時難以理解的狀況。

      只要中文使用漢字,注音符號就有存在的價值。正如我們應該使用日本的漢字和假名寫日文、使用諺文字母寫韓文一樣。每種語文有其獨特的系統,還是要瞭解該語文固有的標音系統。

      Roman-Latin alphabet 只是輔助工具而不能取代該語文固有的標音系統(注音符號早於漢語拼音),誠摯希望大家能瞭解。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