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通過翻譯一本名爲《神秘之地》的書來練習中文寫作的文章,重點在於語法是否正確,而不在於翻譯是否精確)

萊默里亞大陸的故事是因爲人類渴望對稱而產生的。古代的希臘人知道地球是個球體,也有地球的四分之一進行過探索,發現那四分之一塞滿了土地。因此,他們推測其他的四分之三中大陸的面積也相當大。

第十五和第十六世紀時,哥倫布與其他大航海者的發現破壞了之前關於地球的大小與形狀的理論,但雖然如此,還是不能完全消滅地球該是對稱的概念。至少,赤道以上與赤道以下的土地應該是一樣多的。不過事實上,大自然不是按照這種規律被安排的,地球上的大海與海洋分散的並不平均。亞洲與歐洲的大陸全部都在北半球上。北美的面積比南美的更大。而且,非洲與南美也不完全是在南半球上。南北球上其實只有一些較小的大陸:澳洲、南極洲與許多島嶼。

歐洲人在探索到南太平洋的小島嶼之前,他們預料到在南美西邊應該有個大陸。製圖師們往往會劃一個大小不確定的大陸,並將此快土地命名爲「Terra Australis Incognita」,也就是「南邊未知之大陸」的意思。1576年,Juan Fernández 結束南太平洋的考察返回歐洲時,聲稱他遇到過一個廣大、肥沃、有興旺百人文明的大陸。他也許有發現過復活節島,但他報告裏的其他部分很明顯地都是胡思亂想的。

第十六世紀去印尼羣島探索的葡萄牙人應該屢次途徑澳洲,但雖然很可能是這個樣子,他們還是沒有留下任何關於澳洲的記錄。等到第十七世紀初期,澳洲才被荷蘭人發現,因而他們將這個大陸叫做「新荷蘭」。

兩百年後,歐洲人跨越過南太平洋許多次,但仍然沒有發現傳說裏那片肥沃的大陸,最後不得不承認這塊大陸並不存在。大航海家 James Cook 曾到達並宣稱這片大陸歸英国所有,但這個大陸的情況卻是令人失望的。澳洲是個乾燥的地方,缺乏黃金,也沒有傳說中的百人建立的都市,只有貧窮到不值得掠奪的原住民。因此,他們認爲這個大陸只能給罪犯與被放逐的人居住。

不過,那個對於南太平洋應該存在一個較完整的大陸的概念其實並沒有完全消失,還有一些人仍然認爲它是存在的。随著時間的流逝,這個南太平洋的大陸偶爾會出現在故事裏,被冠以許多不同的名字。當然,現如今人們已經不再認爲它是個存在的大陸,但卻認爲是跟亞特蘭提斯一樣的已經在很久以前就消亡了的大陸,所以可以稱作是「太平洋的亞特蘭提斯」。

待續…

Tags: , ,

我的專業有許多英文課程,其中包括瑞典語到英文的翻譯課程。我認爲這些課程對我的英文能力提高有很大的幫助,因此我很自然地會利用這種學習方法來加強我的中文寫作能力。我發現將瑞典語翻成英文與翻成中文截然不同。我不是說其中一個比較比較容易,但前者通常可以逐句逐字翻譯,完全按照作者的想法翻譯。因爲英文與瑞典語畢竟是兩種語言,有些說法或表達方式很不一樣,所以當然需要略微改動,但基本上,英文與瑞典語的句子結構差不多,思維邏輯很接近。將瑞典語翻成英文最難的是翻譯某些用法很特別的詞。最大挑戰是在準確表達原文的意思的前提下,又同時能做到忠實於原文的表達方式與整體風格。

而翻譯成中文則不然。開始學中文時,我會使用上述翻成英文的方法,但我立刻發現這樣做的話,事實上我並不能寫出流暢的中文句子。雖然我那時候已經知道中文跟英文在語序和句子結構上差別很大,但我依然過於重視按原文的句子結構翻譯。後來,我開始嘗試用另外一種方法,也就是先找出作者想表達的意思,然後用一些中文單字來形容重點。最後,我會將這些單字根據中文的表達習慣重新整合從而組成完整的句子。這種方式的重點是最後一個步驟並不需要再瀏覽原文。如果還是根據原文的語序翻譯的話,最後譯好的中文句子會有種怪怪的感覺。當然,完成翻譯之後,別忘記確定確文的精粹確實還存在於你翻譯的句子中!

總結:
一、找出原文句子的重點
二、用幾個單字表達此重點
三、將這些單字翻成中文
四、用中文語法將單字連在一起
五、確定一下原文的重點是否存在

為了練習用中文寫不同的題目,我選了一本看起來很有趣的書,希望有機會跟大家一邊分享這本書的內容,一邊強化我的語言能力。這本書已經在我書架上很久了,我甚至都忘了是什麼時候買的。雖然過了這麼久,我仍然沒有看過。書名是《神秘地方》,作者是一位叫 Daniel Cohen 的美國人。封面上除了書名和作者姓名以外,還有一張復活節島雕像的照片,這是書裏會提到其中一個神秘之地。我手上這本是接近兩百頁的精裝本。封底有以下的內容介紹:

世界從古至今都有很多神秘的地方,有的在現實中存在,有的只存在於人們的想像裏,不過它們的共同點就是它們都有著許多神話。在這本書,美國作家 Daniel Cohen 描述各種神秘的地方,包括幻想的亞特蘭提斯、莱默里亞大陸,以及淘金者所夢到的黃金國,解釋這些地方的現實跡象和傳說。在這本書裏,作者講述了在復活節島、大辛巴威、巨石陣和摩亨佐達羅的遺蹟與城市,並向讀者介紹這些地方的特徵與現代人試圖理解它們的結果。其中一章談到傳說的亞瑟王(就是圓桌騎士的那個)以及在英國跟他有關係的神秘地方。這本書不僅讓讀者認識古代的文明,同時也讓讀者理解現代的研究家對這些神秘地方的研究成果。

目錄如下:

序言
亞特蘭提斯:大家的失落天堂
萊默里亞大陸:太平洋的亞特蘭提斯
巨石陣:太平洋的謎團
亞瑟王的英國:國王沉睡的島嶼
摩亨佐達羅:死亡之丘
祭司王約翰:遺失的基督教
大辛巴威:石之地
奧爾梅克文明:留鬍子的男人與嬰兒臉孔

我記得很清楚,我開始學中文的時候有一個同學跟我說她覺得在臺灣旅行會語言學習有很大的鼓勵,讓她覺得她自己的中文其實不是那麼差。我問她原因是什麼,她就回答說:「旅行的時候,你遇到的人通常會問同一些問題,比如你從哪裏來?你爲什麼學中文?你比較喜歡吃什麼食物之類?所以你很快就學到怎麼回答,熟能生巧。」過了幾個月後,我自己也出去旅行了,發現我同學所說的很正確。從旅行回來,我就有一種「我會講中文」的感覺。

這已經是幾年前的事了。今天有人幫我修改一篇文章的時候,我就想到這位同學告訴我的那句話。我仍認爲她是對的,順利地用外語跟陌生人溝通的確會帶來一種成就感,但如今我是從另外的角度看這種成就感,我也瞭解有另一層次的含義。她本來想表達就是正面的鼓勵,但不可否認同時也有產生負面的效果。如果說我善於用中文講述一種事情,那不是同樣地指出其他的領域有問題嗎?的確如此!雖然我現在的語言能力已經遠遠超出了描述我是哪裏人、我開始學中文的動機以及我喜歡吃什麼食物等等,但仍然還有許多需要改進的方面。

人人總是比較喜歡聽到別人的誇獎,因此我們有時候會刻意隱藏缺點。不過,如果我們想認真地提高自己的語言能力,我們就不應該僅僅一直加強我們已經較為熟練掌握的部分,反而應有意識的尋找出自己的薄弱環節,並加以練習。如此一來,我們才有機會全面地提高語言能力。

爲了更明確的發現自己的薄弱環節,我覺得必須先指出有哪些優勢。雖然我的文章還是需要別人幫我修改,但我覺得我寫於比較抽象的東西的時候(文學、哲學、語言等等)往往不會遇到太大的困難。這是爲什麼呢?因爲我對這類型的題目練習較多。反觀,我中文寫作薄弱環節是比較具體一點的話題:形容人、東西、動物、風景、動作等等。也就是說,目前我能夠讓讀者清楚地瞭解我的想法(邏輯上、理論上的想法),但我不能給予讀者以畫面感,及聽覺和味覺方面的直觀感受。這是我迫切需要提高的部分。

因此,我今後不會將寫作的重點放在抽象的文章上(例如,這篇文章)。對於寫作內容,我還沒有具體的想法,但目前有兩個練習方向。一是自己寫短篇小說,二是將別人寫的短篇小說翻成中文。兩個方法都不錯,不過第二個也許更好一點,因爲翻譯時,我必須遵循原文的意思,因此不能逃避較難的句子。而且,翻譯別人的文章,是我自己沒有創意靈感的情況下也可以進行的很有效的寫作練習。

因爲上述的原因,我今後發表的文章品質會稍微降低(跟寫於不習慣的題目有關)。當然,一開始我會覺得有些不習慣,可是我相信一旦堅持下去,一定會受益匪淺.。敬請期待!

我知道,已經五月了,但天氣仍跟四月的天氣似的。前兩天的天氣超好,像夏天一樣,溫度近二十度,晴空萬里,但根據天氣預報,週五反而會降至五度以下,並且會下雨!瑞典春天的天氣通常這樣,變幻無常,甚至瑞典人為形容這種天氣創造出「四月天氣」的說法,用來特指天氣變化多端。

我整天都感覺很奇怪,感到沒有力氣,跟沒有吃飯一樣,但卻並不很餓。我覺得應該是跟天氣變熱有關係吧,天氣熱的時侯,胃口比較小。我知道接近二十度並不算熱,但跟前幾天的天氣相比卻熱得多,因此我身體會有一點不適應。瑞典的夏天溫度偶爾到三十度,但跟東南亞的夏天很不一樣。這裏空氣很乾燥,但跟溼度較高的氣候比較,這種天氣容易接受一點。

我應該去找我的電風扇,因爲今天還有很多要處理的事情,感覺沒有力氣是不行的。

我昨天提到了我三月時申請去臺灣唸研究所的獎學金的過程,但沒有透露申請的結果。也許讀者已經能夠猜到結果了,因爲如果沒有被錄取的話,我根本不會寫這種文章吧!無論如何,申請結果是正面的,我被錄取了!

意思是說,若得到大學入學許可, 就會正式拿到台灣奬學金。我不知道大學什麼時候會通知我,但我記得上次申請類似課程的時候是等到五月中旬才收到通知的,今年的時間應該是相同的。我也不知道獲得獎學金對申請大學是否有幫助,但我相信應該有。因爲這個獎學金是由臺灣教育部提供的,臺灣的研究所也可能會據此認爲我是個好學生。不管怎樣,獲得了這個獎學金讓我很開心!

申請研究所有三個可能性:一是我申請的兩所大學都錄取我,這當然是最理想的結果;二是我只被一所大學錄取,那我就去那所讀書吧;三是兩所大學都決絕我,那就真糟糕,不知所措。虧得,我認爲第一跟第二的可能性最高,第三的可能性較為底。若是第一種情況,我需要取捨我要去哪所唸碩士。兩個選擇都很好,但選出最好的並不容易,要考慮的因素不少。如果是第二種情況的話,我因爲沒有選擇而不需要考慮那麼多。萬一是第三應驗的話,我需要重新考慮未來的計劃。

我用瑞典語或英語寫文章過程都很順利,如果遇到困難,通常是跟內容有關的,而不是跟語言用法有關的。用中文寫作則不然,每一個句子都會遇到一些小問題,譬如怎麼用這個單字,這句話的語法是否正確,詞序如何?這些都是學習外語時會很自然碰到的問題。查詞典、詞庫或問朋友就可以解決了。努力學習,日復一日,語感會慢慢地增長,減少這種小問題。這就是「學習」的含義。

用中文寫文章的時候,我偶爾會遇到較大的問題,阻礙了所謂的「心流」。通常這種問題是從小的問題生出的。以成語爲例,雖然我認識近於兩千則,但只有其中一個小部分我能順利地用在文章中,其他我只能看懂。寫文章的時侯,我偶爾有「這裏應該有個很合適的成語可以插進去,但我想不出來」的想法。之前,我會開始查詞典,查我之前學過的成語。找了很久之後可能找的到,但也有可能找不到的。我寫跟這篇文章一樣長的文章,經常需要四十分鐘左右(不包括按照讀者的留言改正的時間),所以花十分鐘找個成語就不划算。

除了跟成語或單字有關的問題以外,文章的題目也會妨害寫作的順暢。我寫這些文章的目標就是強強我的中文,但因爲我經常會用其他語言寫文章(目標反而不是加強語言能力),我寫東西都會給我自己一種壓力,感到不只需要將語言方面寫得很好,也需要想出妙趣橫生的題目,將內容寫得很會吸引讀者。之前,這算是一個很大的阻礙,我會因爲怕讀者覺得題目枯燥而放棄寫!我現在雖然還是認爲題目很重要,但我還是會寫一些比較沒有意義的文章,希望讀者不會介意。

我現在對寫作的態度比較輕鬆,認爲什麼題目都可以。我也不會太在乎語言用法與內容是否完美,重點在於我寫得儘可能好,儘可能多,這樣才能夠慢慢地累積知識,加強語言能力了!

如果想深入怒瞭解一種語言,就必須沉浸入這種語言中,所以光是上課是遠不夠的。當然,最好的沉浸方法就是去臺灣或者中國大陸,但我認爲這並不是必要條件。雖然努力學習的必須條件,但是學生也一樣可以好在家裏建立這種沉浸語言的環境,只是需要將生活各方面換成這種語言。我前兩年都住在瑞典,所以我曾經考慮這個問題很久了。今天我想分享成功的例子之一,也就是星海爭霸。

星海爭霸是一種「即時戰略遊戲」。我對這種遊戲不是非常感興趣,不過我無奈坦誠曾經玩過滿多。隨著電子競技的迅速發展,我也開始覺得觀看專業的比賽比自己玩遊戲有趣多了。我沒有時間練習,我也沒有耐心變成專業玩家,但我仍然可以欣賞高級選手的能力與技巧。許多人覺得這種想法很奇怪,看別人玩遊戲有什麼有趣的呢?我想反問一個問題:爲什麼有很多人雖然從來沒有自己參加過比賽,但還是很喜歡看棒球或足球比賽?這兩個問題的答案是一樣的。

這篇文章跟語言沉浸也有關係,所以除了喜歡看這種比賽以外,同時也可以學習中文。之前,我都看英文的廣播,但前一年來,我都看中文的。一開始的時候滿辛苦,因爲他們用了不少專業詞彙,常用一些很多母語者也聽不懂的說法。怎麼辦?安裝星海爭霸的中文版當然是第一個步驟。自己玩是可能最好理解語言用法的方式(單位名稱,建築物名稱,等等)。學好基本的單字之後,我其實沒有玩很多,只是單純地觀賞專業玩家的比賽。

星海爭霸比賽跟棒球或足球比賽有一個滿大的差別。主持人與賽評通常會海闊天空地聊天,因此可以學到很多跟遊戲無關的語言表達。通常比賽後也有訪問、討論等等,因此看這種直播並不只是觀賞遊戲。根據我的經驗而言,棒球或足球比賽的賽評比較專業,不會這麼輕鬆的聊跟比賽無關的事。

當然,玩星海爭霸,看星海爭霸的比賽直播只是一個怎麼將嗜好轉換成學習標的語機會的方法之一。讀者可不可以想辦法將你的嗜好之一換成你的標的語呢?我相信可以!

戴眼鏡,大開眼界

在我出生的時後,我的眼睛已經有白内障了,但因爲過了一段時間才有人注意到(白内障可以被別人看得出來),所以我的視力向來很弱。這種殘障對我人生應該沒有太大的影響,只是讓我不能開車,上課時喜歡坐教室的前面罷了。無可否認,我比其他人難一點從遠距離認得別人,但通常沒有問題。當別人發現我眼睛有問題時,許多人問過我爲什麼不帶眼鏡呢?解釋有點複雜,但長話短說,小的時候光束被白內障阻礙了,因此大腦的視皮質沒有收到刺激,使得正軌發展停止。因爲問題的所在不是眼睛,所以戴眼鏡幾乎沒用。

從小到現在,我每一年都去看一次眼醫。原因就是看看視力有沒有變差,確定之前的問題沒有回來。看眼醫的時候也會順便用不同的鏡頭,檢驗對視力是否有影響。我記得小的時候我一點怕帶眼鏡真的會減輕視力的問題,因爲我討厭帶眼鏡。或至少我以爲我討厭眼鏡。每天帶東西非常的不方便!運動的時候呢?哪還用說!事實上,因爲我沒有嘗試去戴眼鏡而無法知道戴眼鏡如何。

長大之後,開始學中文的時候,我發現弱的視力帶來了麻煩。一般的課本沒有問題,但看手機熒幕上的漢字,問題就出現了,報紙裏筆畫比較多的字會看不清楚。一方面是因爲那時候有許多我不認識的字。我現在學了幾年的中文後不需要看每到筆畫,但仍然看得出來是哪一個字。另一方面當然是因爲視力不好。因此,去年去看眼醫的時侯,我問他可不可以進行較為仔細的檢查。我說我瞭解我的問題是無可救藥的,但如果能減輕一點,那麼也許對我學中文的過程也許會有滿大的幫助。

結果是我從去年十二月的時候戴了一副眼鏡。我估計它會將視力提高了十個百分點左右,因此對開車、生活起居等等的影響並不大,但在學中文領域仍然稍微有幫助。一開始的時候,我以爲我只會在唸書的時間內戴眼鏡,但之前的三個月,我每天全日都帶眼鏡,已經成爲習慣了。戴眼鏡比我小的時候想象的方便得多,一點都不麻煩。我的一副眼鏡很輕,所以帶上的時候幾乎沒有什麼感覺。我發現那麼小的差別感覺起來很大。跟之前比較,看書的時候輕鬆一點,用電腦容易一點,面對別人聊天更有意思。

最讓我驚訝的是別人的反應。有許多認識了我很久了的朋友都沒有注意到,或至少什麼都沒有說。提出眼鏡話題的人通常說我現在的樣子看起來更爲聰明,更有博學、學術的感覺。這樣的反應我可以接受(甚至覺得很有趣),但有一些人甚至以爲我是因爲想有這種比較聰明的樣子而帶眼鏡!哼,太過分了。我之前都沒有想像過有人會因爲這個原因帶上眼鏡了。

其實,別人的反應是微不足道的,重點在於帶眼鏡能否影響我唸書。我發現戴眼鏡會帶來不少的幫助,所以我很開心我改變了之前的想法,我嘗試戴眼鏡了。真算是大開眼界呢!

破壞了睡眠規律

我從小開始就覺得睡眠是件很有趣的事。一般人躺在床上的時間到人生的三分之一,雖然如此,大多數人仍然對睡眠一無所知。我認爲理解跟睡眠有關的事情不但很有意思,而且非常重要。獲得這種知識有兩種方法:看科學家們寫過的文章和書籍及自己做實驗。念高中到畢業幾年後,我做了不少的實驗,研究我自己的睡眠週期怎樣,追求所有對睡眠的所有瞭解。最重我做了這樣的結論:

如果想減少睡眠時間,就必須要天天(包括假日)都要在同一個時間起床與就寢。

今年一月中左右,我的課程幾乎都已經結束了,剩下的學分只有寫論文。意思時說,我那時候有很多必須做的,但白天並沒有任何有規律的活動。為免虛度光陰,我決定了回去之前的習慣,也就是按照上述的想法每天同一個時間起床。如果需要睡六個小時的話,七點起床很理想。這樣平日沒有問題,週末還是可以跟朋友玩到很晚。我一直到四月中維持了這個習慣,睡眠規律算是非常穩定的。

最近我完全破壞了這個好習慣。我已忘了原因,但上個禮拜的某一天,我凌晨四點才去睡覺。第二天早上,我就感到很睏,按下了手機的貪睡鈕…完蛋了!

現在過了一個禮拜多,每況愈下,現在已經凌晨三點了,不過仍然沒有一絲睡意。怎麼辦?怎麼辦?只有一個方法吧,就是明天早上七點的時候,不管我多累還是要逼迫自己起床。這第一個步驟其實很簡單,第二個步驟才算是很難。我通常會睡午覺,但如果這麼累,那就不容易睡到剛剛好。如果睡太多,那就晚上又睡不著,必須後天再來一次。如果完全沒有睡午覺,那就明天晚上也很糟糕。目標是明天早上七點起來,晚上十一點睡覺,後天七點起床,重新開始良好的睡眠規律。

現在已經三點半了,等越久才去睡覺,我明天就會越累了。晚安!

« Older entries § Newer entries »